遠赴釣魚台-拆燈塔(1996年10月6日)

資料來源:保釣行動委員會
文: 朱忠
編輯: 關蝶影
部分圖片載自蘋果日報


三十年來,日本深謀遠慮,一步一步竊取釣島---

1996年7月14日,極右組織日本青年社首先挑起事端。他們登上釣魚台列嶼的北小島,安裝高五米,重二百一十公斤的鋁合金太陽能墱塔。

7月20日,日本執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設定二百海浬的專屬經濟海域,將釣魚台劃為日本領土。同日,日本外相池田行彥公開宣稱釣魚台為日本固有領土。

7月29日,橋本龍太郎打破十年來慣例,以日本首相身份到靖國神社參拜。

8月9日,日本青年社再到釣魚台修復被颱風吹歪的燈塔。



8月15日又有六名日本內閣成員參拜靖國神社------保釣人士怒氣衝天之際,日本外相池田行彥在8月28日、29日訪問香港,正好成示威者的追擊目標。
 
池田言論極傲慢。他稱釣魚台一向是日本的領土且一直 被有效管治,因此不存在領土問題。



9月18日,各團體藉「九一八」紀念日,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外的廣場舉行燭光晚會,六千人冒雨參加。

-----示威者焚燒日本國旗及池田人像洩忿,阿牛(曾建成,96年立法局議員)更聲言要到釣魚台將燈塔拆掉。

六天後與志同道合的戰友成立保釣行動委員會,以行動說明一切。

日本大選在即,政客須表態爭取右派選民支持;日本官員續放厥語,令保釣浪潮不斷升溫。 

保釣行動委員會拆燈籌備工作郤頗多波折,-----在港租船前路茫茫,惟有移船就磡,改在台灣出海。 

9月初,委員會透過《明報》記者聯絡上在台灣保釣的新黨台北縣議員金介壽,商議在出發釣魚台前先行探路。




先哨探路……

9月22日保釣行動委員會一行十多人,參加在台北舉行的保釣遊行後,隨即前往基隆深澳港登船。所租的七艘載有港台保釣人士及記者的漁船,頂著六、七級的風浪,航至清晨四時許,抵釣魚台十二海浬範圍,即受廿多艘日艦攔截,日定翼機及直升機也在上空監視。

漁船左穿右插,於七時許突圍至離岸七十米處,且輕易挺進離岸不遠處,日方沒有動武。(廿四日回港後,宣布10月5日在台灣出發闖釣島。)


陳毓祥事件……
另一邊廂,全球華人保釣大聯盟召集人陳毓祥正乘一艘名為的保釣號於同日前往釣魚台,宣示主權,全然不知所走的一條不歸路。(陳是七十年代的老保釣,於9月6日成立全球華人保釣大聯盟)
    保釣號基本資料
        註冊船名建華二號
        註冊地方拉丁美洲國家伯利茲
        建造日期及地點六四年四月於日本
        市值(96年)五十萬美元
        船型單層散貨船
        排水量二千八百噸
        長度七十八米
        寬度十二點六米
        吃水深度六點二米
        船員數目十八人(包括船長)
        船速十海浬

保釣號載著十七名隊員及四十二名記者,匆匆出發。26日凌晨廿分,保釣號航至離釣魚台十二海浬的水域,即受八艘日軍艦監視。
八時三十分,保釣號挺進三海浬範圍,攔截的日艦增至十艘,在釣魚台近岸防衛的也有十五艘。
 
----由於風浪太大,船長魏立志與陳毓祥商量後,決定取消搶灘。陳毓祥及四名隊員決定以繩索繫
腰,跳入海中「暢泳」,宣示主權。
 
九時許,他們在距釣魚台兩海浬處身入海,可是保釣號仍然開行,加上風高浪急,五人在水中險象環生。三名隊員僥倖回到船上,但隊員方裕源及陳毓祥不幸遇溺。方裕源被救往日本石垣急救,數日後康復回港;陳毓祥則搶救無效,在下午一時零五分宣布死亡。







陳毓祥的死訊激起民憤,示威者一浪接一浪湧往日本領事館,香港各界保釣聯委會更火速決定以「愛國不分先後,保釣不分左中右」為口號,廿九日在維園舉行悼念陳毓祥燭光晚會。

辦完燭火晚會,保釣行動委員會又重投正式闖釣島的事,還額外召開數次工作會議。「每艘船的隊長絕對有權綁起不受指揮的隊員。」總指揮何俊仁(立法會議員)不含糊地說。
成行……

十月五日。尖沙咀天星碼頭設立保釣廣場,通宵守候,發放最新保釣消息,全力聲援拆燈塔的行動。保釣行動委員會如箭在弦,在九龍亞皆老街遊樂場誓師,浩浩蕩蕩遊行往啟德機場出發去台灣。到達後與台灣保釣人士會合誓師,然後分頭出發,台灣保釣人士前去基隆深澳港,港澳隊員則往台北萬里港。

港澳船員各司其職,分乘十五艘漁船出海,當中兩艘為醫療船,有七名義務醫生隨行,另兩艘是配有橡皮艇的搶灘尖兵。


港澳台保釣聯軍聲勢大

往釣魚台的港澳保釣人士     93人
往釣魚的台灣保釣人士     約170人
隨船記者     約160人
往釣魚台的漁船     30多艘
橡皮艇     2艘
水上電單車     2部
模型直升機     2架
自製旗幟浮標     200個
風箏     10多隻


資料: 96年10月7日《蘋果日報》



-----船隊延至下午六時才能出發,足足遲了兩小時。

至凌晨四時許,台灣保釣船已駛至距釣魚台十八海浬處。此時,日直升機飛臨保釣船上空以強力射燈照射船艙,六十多艘日艦亦以射燈照射保釣船,並分成三道防線,衝散一字排開的保釣船。------
 
保釣船隨即迂迴前進,日艦展開追逐,海面遂亂成一團,險象環生。
--------
 
突圍成功的廿多艘保釣船在距釣魚台一、二海浬處再次被截,載有阿牛、陳裕南(香港)及金介壽(台總指揮)的台灣保釣船自立六號奇兵突出,在清晨六時十四分以船頭插釣魚島,令陳裕南及金介壽輕易跳上岸。
 
陳裕南登岸後,一直向上攀,發現登上的是孤立礁石,無法跳過主島。陳裕南及金介壽兩人只好在離海面廿多呎處,分別插上中國國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及滿布港人簽名、寫有「中國領土釣魚台」的直幡;是七零年《中國時報》記者插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後,首次有中國人的旗幟在島上飄揚。不過,兩人離去後不足五分鐘,日警就將旗幟拆去。------
 
 
港保釣船在清晨六時許才開始逼近釣魚島。但金介壽返回船上,即下逹撤退令,撤退令傳來,船家紛紛不欲向前。何俊仁(港總指揮)一時之間無法弄清原由。突然,無線電傳來有船隻下沉,需前去救援;何俊仁在八時許下令撤退。


極右團體日本青年社更為激烈,他們知悉有中國人登上釣魚島後派出宣傳車在東京街頭廣播,聲言要殺死中港台的華人。反保釣的死亡恐嚇亦接連數日在香港出現,結果恐嚇最終沒有付諸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