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自新浪新民週刊
2003年7月2日
香港保釣行動委員會負責人何俊仁談四次保釣
    撰稿/李清川(記者)
  當“浙玉漁1980”漁船在釣魚島附近海域與日方軍艦、偵察機遭遇時,何俊仁先生正領導著在日本駐香港總領館前的抗議活動。作為保釣行動委員會的發起人,他曾長時間擔任該組織主席,同時,還擔任香港維護大戰史實聯席會議主席,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6月24日中午,何俊仁先生在接受本刊電話採訪時講述了自己的4次保釣經歷。

  1996年,何俊仁兩次組織赴釣魚島的抗議活動,聲勢最大的一次就發生在那一年的10月。

  “1996年10月,我率領30艘船從臺北出發駛向釣魚島,在釣魚島海域,我們遇到大約80多艘日本炮艇和軍艦的阻截,空中還有他們的飛機。6點鐘,天差不多已經亮了,日方3艘船攔截我們一艘並對我們進行衝撞。由於我們船的數量也不少,各自擊破,紛紛突破日本軍艦的攔截沖向釣魚島。那時的船是比較適合搶灘的,船頭很長。因為日本的炮艇封鎖了適合登陸的沙灘,我們就選擇一些地形比較險峻的地方登陸,最終有部分船隻搶灘成功,舉著五星紅旗登上了釣魚島。我們在島上有一個多小時,照了很多相,原本想拆掉燈塔,因為日本炮艇對我們的衝擊越來越厲害,只能撤離。”

  1997和1998年,何俊仁仍然擔任赴釣魚島抗議行動的總指揮,這兩次的出發地點都是香港,之所以不能從直線距離最近的臺灣出發,何先生認為原因在於臺灣當局採取的一些限制措施。

  為此何俊仁在1999年作為香港立法會議員到訪臺灣地區時,在一個公開場合對李登輝說,“你講的許多話比如中國索賠是勒索、自己30歲以前是日本人等等讓中國人非常丟臉,非常傷心,你難道忘記了臺灣也有很多的慰安婦還沒有得到尊嚴?”李登輝臉紅而起。

  “日本政府的問題在於不能正視自己的歷史和現實”,何俊仁說,所以他和他領導的組織不停地發出要求:反對日本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同時要求日本對二戰謝罪,對受害人賠償,把見證罪行的筆錄公佈出來,把釣魚島歸還中國。他同時希望,年青人應該多和日本人交朋友,對那些愛好和平的人解釋我們的立場,講述真實的歷史,促使日本人民對他們的政府產生影響力。

  在何俊仁的眼堙A釣魚島是個“不很大,但是風景很漂亮”的島,他說,它跟普通的島不同,看起來像是海上的盆栽一樣,非常奇特。在釣魚島,他不僅看到了飄在山上的日本國旗,還發現了碉堡。因為主要船隻“釣魚臺號” 在1998年被日方軍艦撞沉,何俊仁先生仍在籌款,希望能夠購買新的船隻再去那堙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