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湖南民宗委代表團人大會將提對日索賠案
2004-3-4

鳳凰衛視3月3日消息 日本侵華日軍遺留化學武器的問題受到民眾強烈關注,同時中國民間要求清算日本侵華戰爭責任的呼聲越來越高。有關議案起草人昨天表示,在本次兩會中,將有民族和宗教委員會、浙江團、湖南團三個代表團同時向大會提出有關日本細菌戰受害者的議案。

香港文匯報報導,據了解,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中將有少數民族委員向大會提交一份由16人共同起草的《關於提請國家有關部門為侵華日軍細菌化學武器受害者對日訴訟在社團登記和設立援助基金等方面提供必要幫助的建議》。議案內容包括,要求政府對民間對日訴訟提供幫助;建議批准設立全國性旨在幫助日本細菌武器受害者的公益性基金;同時希望可以成立法律許可的受害者訴訟社團。

由浙江義烏人大代表周曉光領銜,30位以上全國人大代表聯名的《全面開展細菌戰受害調查》議案亦將在兩會期間提交。此案由著名的愛國人士王選女士提出,提議全面開展細菌戰受害調查,為中國受害者維權,同時希望能夠成立「日本細菌戰中國受害調查聯合會」和「細菌戰受害者保護、救助基金會」這類民間組織。

在侵華日軍細菌戰中受到很大破壞的湖南省在兩會期間亦將會提交,關於《請求全國人大常委會對「中國政府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償要求」作出明確法律解釋》的議案。議案中要求全國人大對《中日聯合聲明》中關於「中國政府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償要求」是否包括「放棄民間賠償權」,並做出具有法律效力的解釋。

致全國人大代表的一封信
2004-3-6 21:07:16

尊敬的全國人大代表: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民間要求清算日本侵華戰爭責任的呼聲漸起,曾飽受日本侵略者蹂躪的中國受害者紛紛向日本法院起訴,狀告日本政府和企業,要求日本政府向中國受害者個人謝罪賠償。

在這種形勢的鼓舞下,常德市一批遭受731部隊細菌戰之害的倖存者和受害者於1997年8月委託日本律師向東京地方法院起訴,要求日本政府公開細菌戰資料,向中國受害者謝罪並向每個原告賠償1000萬日圓。經過六年多的努力,東京地方法院一審判決承認了細菌戰事實,認定日軍細菌戰是有組織的政府犯罪,認定細菌戰違反了《日內瓦議定書》,因而產生了國家責任。但日本法院認為:1972年《中日聯合聲明》中已經宣佈了放棄戰爭賠償,犯罪所產生的國家責任已經消失,中國公民已沒有索賠權,因而判原告敗訴。據我們所知其他對日索賠案的敗訴也是敗在這一點上。

我們知道,按照國際慣例,戰爭賠償應由兩個部分組成,一是由戰敗國賠償給戰勝國的國家賠償,即通常所說的戰爭賠償;一是由戰勝國民間個人受害賠償。《中日聯合聲明》中明確表述:“為了中日兩國人民的友好,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償要求”。而我們比較《日蘇聯合聲明》第六條的表述:“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承諾,放棄自1945年8月9日以來戰爭結果所產生的雙方國家、團體以及國民的對於各個對方國、對方團體以及對方國國民相互的所有的請求權。”比較這兩個表述,很明顯中國只放棄國家的賠償請求權。我們希望我們國家政府能以具有法律效力的方式向日本政府明確表態:我們沒有放棄對日本國的民間索賠權。這一觀點的表明將使我們的民間對日索賠更加理直氣壯,將使我們討回公道、維護民族尊嚴的道路更加暢通。

關於中日之間的歷史問題,我國領導人在多個場合曾明確要求日本政府正確對待,以史為鑒,面向未來。細菌戰是人類戰爭中最殘酷、最醜惡的戰爭,日本政府戰前戰後,一直隱瞞這一犯罪事實,並以交換細菌戰人體實驗資料為條件與美國達成交易,使石井四郎之類細菌戰罪犯逃脫了戰爭審判。到現在大量事實證據被揭露的今天,日本政府仍然搪塞敷衍受害者,拒不公開細菌戰資料。更有甚者,日本政府通過了刪除731部隊細菌戰、將南京大屠殺改為南京事件等美化侵略戰爭的教科書,大臣、首相堅持參拜靖國神社,向海外派出自衛隊,通過有事法制,不斷地做出傷害中國人感情的事情。對中國人民的寬容不是感恩戴德,而是以怨報德,如果我們還一味地忍讓寬容,將會養虎為患。我們受害者是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才拿起法律的武器回擊日本右翼勢力的倡狂,我們的賠償要求是合理,是符合國際法準則的。而且我們在日本進步的左翼朋友的支援下進行對日索賠,極大地豐富了中日人民友好的內涵。我們要求全國人大代表在本屆人大會議上,向政府正式提出建議,明確表示中國沒有放棄民間對日索賠權,以支援民間對日索賠,以此來打擊日本右翼勢力的倡狂進攻,支援日本人民阻止戰爭維護和平的正義鬥爭。

常德市侵華日軍細菌戰罪行調查委員會

湖南文理學院細菌戰罪行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