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賠償——日本賴不掉的賬 2002-1-12 摘自《謝罪與翻案—德國和日本對第二次世界大戰侵略罪行反省的差異及其根源》 彭玉龍

德國為日本樹立了一個認罪的榜樣,但日本卻視而不見。不予理睬。而對亞洲各國民間要求賠償的呼聲,日本的態度是死不認賬。這也難怪,日本連侵略罪行都不承認,怎麼能指望他們老老實實掏錢賠償呢?
各國對日民間索賠均無結果
戰後幾十年來,中國、北韓、南韓、馬來西亞、泰國、加拿大、荷蘭等國及中國台灣省的受害者紛紛要求日本政府給予受害賠償,世界各地華人也積極開展了索賠活動。在中國的台灣、香港以及美國和日本都成立了要求日本賠償的華人團體。---------------------------------
對“花岡慘案”索賠的無理判決
德國政府和企業決定向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納粹勞工”及其親屬提供數十億美元賠償的消息傳開後,同是二戰的“迫害勞工——“花岡慘案”的倖存者們在心中燃起了一線希望。然而,他們一想起在日本狀告同樣在二戰中殘酷壓榨中國勞土的日本鹿島建設公司,卻莫名其妙地敗訴時,又感到勝利還是那麼的遙遠,而他們都已經是七八十歲的人了。---------------------------
憤怒的老人們說,這是日本法庭製造的第二起“花岡慘案”。沒有絲毫猶豫,他們又向東京高等法院提出了上訴。2000年t1月,日本公司同意賠償,中國勞工與日本公司達成庭外和解。
該賠的一定要賠
1992年3月21日,‘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發表談話,稱:日中戰爭中的民間受害者可以直接要求日本賠償損失。
在中國,這幾年對日要求賠償的案件也越來越多,包括“平頂山慘案”、“南京大屠殺”以及中國的“慰安婦”等,聲勢逐漸增大。2000年,美國、菲律賓等國也有受害者紛紛向日本提出了賠償要求,並希望能與加拿大、英國、荷蘭、中國及東亞、東南亞其他國家的受害者攜起手來,向日本政府和企業施加更大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