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應該啟動對日索賠

《國策百諫》作者,世界華人華裔聯誼會秘書長卞洪登先生在新著書中提出:中國政府應該啟動對日索賠。

“眾所周知,過去中國政府是在基於日本深刻反省戰爭罪行的基礎上放棄對日本戰爭賠償要求的。例如,1972年中日兩國聯合聲明導言第四段開頭明文寫著:“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國過去由於戰爭給中國人民造成的重大損害的責任,表示深刻的反省”。由於有了當時日本政府這麼誠懇的懺悔態度,中國政府才在該聲明第五條宣佈,為了中日兩國人民的友好,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款要求。然而,今天的日本政府欺騙了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他們不但惡意篡改歷史教科書,不對侵華史實深刻反省,反而有多位日本政府首相公開參拜靖國神社,其中包括祭拜東條英機、宏田弘般、土肥原賢二、阪桓征四郎、松井石根、武藤章等14個侵華日軍戰犯的亡靈。既然日本政府言行沒有遵守深刻反省侵華戰爭罪行的諾言,在國際慣例法規中應屬違約在先。那麼中國政府也就不應再受中日聯合聲明第五條款的約束,而應立即向日本政府正式提出戰爭賠償正義要求。”

“當我們在2001年第六屆華商大會期間要求違約在先的日本政府立即為受害的3500萬中國人民賠償3萬億美元時,這項正義之舉一時驚動日本朝野。其中於8月13日參拜靖國神社的日本首相小泉,也嚇得急忙於10月8日趕到中國北京盧溝橋作象徵性懺悔。這一切說明,日本政府是害怕中國人民提出戰爭賠償問題的。這也是遏制日本軍國主義右翼勢力抬頭的要害。同時也是海峽兩岸中國人民的共同利益所在。”

根據美國巴丹死亡之旅倖存者羅森上校要求日本政府為太平洋戰爭受傷害的435000美國人提供1萬億美元賠償標的,我們現在要求日本政府為遇難的3500萬中國人賠償3萬億是不過分的。這是因為美國在二戰期間僅外島珍珠港受到局部破壞,而中國絕大部分城鄉建築和經濟文化設施都遭受嚴重破壞。更為嚴重的是日本至今仍有70萬—200萬枚毒氣彈遺留在中國各地,直到2007年才能徹底銷毀這些化學武器。今天,只要日本政要參拜靖國神社戰犯,修改教科書等事件不停止。那麼,違反懺悔承諾的日本不給中國人民賠償是絕對不行的。更何況今天中國青年留學生僅在靖國神社寫了個抗議標語,就被日本當局拘留罰款。

另外,縱觀歷史,日本的強大是建立在中國痛苦之上發展起來的。在日本侵略中國占了上風之後從不手軟讓步。例如,日本曾經強令中國清朝政府在中日甲午戰爭失敗後賠償兩億三千萬兩白銀,這個數字相當於當時日本三年半的國家財政預算收入。也正因為有了這麼多額外侵略收入,才更加武裝強大了日本成為世界性強國。

後來在八國聯軍侵略中國時再度從四億五千萬兩白銀中分得一塊賠償,更助長了日本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敢與美國、英國等太平洋40多個國家為敵的野心和能力。那麼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日本是個戰敗的侵略國家,日本理應賠償受害國戰爭損失。然而由於日本人哭窮,日本政府對中國懺悔的決心寫在了1972年中國友好申明上,才騙取了中國政府放棄對日賠償的要求。

今天,我們發現日本首相小泉再一次違反中國友好聲明中的懺悔歷史承諾,于2004年伊始第一天,又去參拜靖國神社中的甲級戰犯。這決不再是日本傳統意義上祭拜習俗問題了,而完全是為了重溫侵略者強國夢。

日本政府敢於證明自己沒有侵略軍國主義復活野心的最好辦法就是把1978年10月悄悄抬進靖國神社的14位甲級戰犯再挪出去。否則,日本政府首相祭拜戰犯就等於嚴重損害中國蒙難的3500萬受害者家屬的感情,同時,這種屢次違反中日友好聲明有關條款的不友好做法,中國政府和人民也是決不答應的!為此,《國策百諫》一書作者提出:遏制日本軍國主義右翼勢力抬頭的最好辦法就是對日提出戰爭賠償,同時也是海峽兩岸中國人民的共同利益所在。

回顧歷史,在臺灣有數百萬人遭受二戰創傷,除了本島有被強征慰安婦,當炮灰受傷害之外,另有在台的200多萬國民黨軍隊和家眷都有不同程度損失,有的在二戰中被打傷至今身上還有日軍襲擊的彈片,有的財產被日軍打爛,這些都應該由發動侵華戰爭的日本政府來賠償。特別是非政府的民間賠償,更是一分錢不能少!其中包括美國老兵和韓國慰安婦在內的廣大受害者至今都還在向日本提出民事賠償要求。所以,我們海峽兩岸中國人也應該團結起來向日本政府討回公道,要回該要的賠償。

如果要想中國政府和人民真正能夠放棄此起彼伏的對日戰爭的賠償要求,唯一的辦法就是日本政府矯枉必須過正,停止參拜戰犯活動,拿出懺悔行動來改善中日友好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