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本文系香港保釣行動會對10.22保釣行動進程的回放,

代表行動會對此次行動的看法與立場。

2006年10月22日

本次出海人員名單:

指揮組:羅就(總指揮) 柯華 曾健成(俗稱:阿牛)

保釣志願者:

香港:陳裕南 鄧立仁 黃清和(衛生) 古思堯 劉碧堅 莫子傑 陳多偉 林灼光(通訊工程) 徐百弟 何漢文 王國豪(音響) 王浩泉 潘龍海 陳啟業 袁漢華

美國:柯耀冰(隊醫)

澳門: 伍錫堯 鄧健松

加拿大: 朱文征(網名:定遠,攝影兼導航、通訊輔助)

澳大利亞: 江德恩(航海顧問)

中國大陸: 梁振

香港蘋果日報記者: 黃冠華 蔡志郁

船上工作人員: 石桃勝(船長) 張志雄 王志明 鄭錦華 共30人

岸上支援組:

總指揮: 古桂耀

副指揮: 張尚明

民間電臺: 楊匡 符偉樂 潘達強

網絡: 關蝶影

其他成員: 何俊仁 區伯權 梁國雄 黃偉志 何姨

船只修理支援: 中國台灣行政院海巡署

同期出演:

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十四艘並飛機三架 香港燒豬一只

(以上排名不分先後)

2006年,10月22日,保釣二號出發。

1235,船只仍在准備中,大批物資裝載。船上溫度甚高,熱。

1350, 船只啟航前往尖沙咀碼頭,與市民合影留念。發現有人擅自攀登駕駛艙到雷達天線旁邊照相,影響雷達工作,勸阻後退下。

1510,保釣二號離開尖沙咀,正式航行出發,前往釣魚臺。船上第一次開飯:燒豬、焗雞,是祭神後的福物。 當前位置: N27*17.097, E 114*13.821,航速十節。

1600,開始船上第一次人員管理工作,將船上的人員分?A、B、C、D四組,指定組長並各自點名,宣告安全事項以確認安全。點名後整理出艙位,因床鋪不足,人員開始分批休息,保持體力。

指揮組再次重申船上紀律:船上必須無條件服從指揮組的指令,一切以羅就、曾健成、柯華三位指揮商量後的結果?最終決定,不得以個人意見違抗指揮。船上指定各人戰鬥值班位置,林灼光負責通訊,江德恩負責航海計劃,定遠協助工作並筆錄航海日志。無關人員未經許可不得隨意進入駕駛室。行動會的手提電腦(此手提電腦系行動指揮曾健成個人所有,保釣借用)由定遠?人管理,記錄數據並試驗網絡衛星通訊。所有人員均贊同無異議。

1930,第二次開飯:燒魚,白菜,酸菜燒鴨,白飯。海浪不大,無人反應暈船。當日大鍋飯不夠吃。 當前位置: N 22*14.878, E114*50.398,航速8.8節。當前航向: 82度。2030將進行第一次短波通訊,頻道121。

2030 與岸上建立聯系,信號甚差,失真。

2006年,10月23日,保釣二號航行中。

0545 當前位置: N22*40.271, E116*18.649. 航速9.0節,航向63度角。全員正常,無暈船,大部分仍在休息中。漁船沿大陸海岸線航行,海浪及風均小,航行平穩。日出時間約在0600。

0730 開始早餐,鹹魚,鹹蛋,稀飯。

0755 本日第一次通訊,未能建立聯系。 當前位置: N22*47.829, E116*37.995, 航速9.4節,航向68度。海圖尺規作業表明,當前距基隆港約330海堙A計劃北京時間24日2000到達基隆附近會合點,與台灣兄弟們會合。

1300 開始中飯,海浪漸大,水潑上後甲板用餐處,大家就著海水吃飯。

1350 當前位置: N23*09.514, E117*32.107,航速8.3節,航向75度。船只風浪尚不影響正常作息,大家輪流去洗澡。

1530 通訊聯系。氣候惡化,開始有人暈船。

2006.10.24

淩晨時分黃清和摔傷,衣服上到處是血,隊醫柯耀冰緊急看護。 全天氣候惡化,船只搖晃極為劇烈,大部分人暈船嚴重。當晚發動機故障,數次劇烈震動及發動機異聲,可以感覺到機房傳來聲音不正常。入夜後海情略轉好,船上人員情況漸漸穩定,大家相互幫助服藥、進食。

本日開飯時間未記錄。飯菜消耗量大減,多有剩余。

2006.10.25

0910,位置 N25*16.442,E121*24.361,航速5.5節,海況轉良。全體船員早餐完畢,人員基本正常,無暈船情形,船只近台灣海岸航行。此時確認船上故障情形:三部發動機中主機故障,兩部副機皮帶存在問題,僅能低速前進,同時消防水泵在為主機供水冷動中壞掉,般只失去主要的消防能力。

1130 遭遇台灣地區寶星號巡邏船,認為我方已入內水,要求停船檢查。我方請求修理發動機零件並傷員看護,對方要求我方退出12海婼u,因我方國語並不好,對方又不會講廣東話,溝通不便利。停船時位置: N25*20.351,E121*34.387。 停船後對方登船檢查,隨即快艇送來醫官,檢查傷員認為無生命危險,要求保釣船退出12海婼u。經與金介壽求援協調,金助手買零件並派人送來,協商時間:1320,此時海巡署依然在船。

1350,確認皮帶型號,對方將帶零件來。至傍晚對方送來皮帶及電機,經確認仍需兩個部件,且有部件不配套,又發現主機水泵漏水,軸承很可能需要大修。我方請求入港修理,被拒。氣象信息明日海上有七八級大風,如駛離12海堙A在海上機器再壞,將發生極危險事態。台灣方面答復我方未按程序進行求救,不能進港,我方即施放求救訊號,並向香港海事救援中心(後稱港援中心)求救,港援中心在了解事件後,表示我方沒有即時沈沒危險,無法援助,建議我方跟台灣申請入境維修船只。我方表示台灣方面拒絕受理,港援中心表示可以跟台灣海巡處聯絡,了解事件。此時台灣海巡人員離船,保釣二號於是直接駛往港口要求修理,對方巡防船又攔截,我方再次求救。隨後經協商,對方同意我船按申請程序停泊並協助維修,最終在基隆附近一個叫野柳的地方找了一處避風的淺灘拋錨,此時航速已降至二節,期間再次攔截,要求我方提供電台呼號,我方應要求提供。

2300前後,海巡署來數次,上船解釋情形,稱雙方各有辦事程序與原則,唯以相互理解為要,賓主相諧而散。如一切正常,明日修好即可出征。海巡署帶來餅餌兩盒,是台灣蘋果日報送給香港蘋果日報記者同仁的,兩位記者黃冠華、蔡志郁將禮品與大家慷慨分享。

所有人數碼相機中的相片通過讀卡器拷貝入保釣電腦,這些圖片同時也是行動會資料的一部分。

2330 船上煮大鍋紫菜雞蛋湯,補充體力。賴海水淡化裝置之賜,大家得以洗澡、換衣。

2006.10.26

1000 台灣海巡船來訪,並送來技工二人。技工認為船只故障並不嚴重,但要多備備件以防損耗並更換更多皮帶,同時認為現在情況下無法確認軸承是否真的磨損,而軸承故障的可能性較小,決定加工另一個零件並更新皮帶。海巡署並收走了所有人証件備查,所有經過均無沖突。

中午吃飯時(約在1130),海巡署送來各種零配件,主要是各型轉帶及一部電機。羅就、曾健成帶領保釣船船員努力給舷窗外挂有機玻璃板,以防日艦水龍,同時准備各種應急工具,柯華聯絡各處消息,江德恩協助檢查並修理輪機。前日大風將船上大部分旗幟、橫幅摧毀,有的鐵杆在風浪中被打彎,竟需要四人合力才能扳直。大家加緊勤務與修補工作,海巡署發還了所收走的証件,黃師傅的身體也漸漸復原。

機器修理的結果,初步確認工作正常,但不能肯定軸承磨損與否。下午17時左右,突然情況轉變,我船從臺北得知臺北已有公文同意我保釣船進港,於是要求進基隆港修理、補給,被海巡署拒絕。雙方談判破裂,海巡署人員離開保釣船,我方開船打算進港,但海巡署一再表示我方要尊重其法律與辦事程序,並明確表示我方在沒有主動向海事處申請時,是不能進港的。最後認為台灣地區的行政辦事與香港或有不同,我方順應其要求再次拋錨,同時與臺北再度確認。十八時左右,台灣海巡船重新送來一些備件,並再度確認海巡署沒有收到任何批示公文同意我船入港。

1830 收到更新消息,原來形勢有變:臺灣當局領導高層下了決心不准許船只停靠任何港口,並台灣不可能出動任何保釣船只與我船策應;在台灣的保釣人員因種種原因也不可能加入我船一齊行動,此次行動只可能是我船孤征釣魚島。這些年來政治情形常變,大家也習慣了收到此類壞消息,並無太多反應,只是有人回想起十年前兩岸聯手保釣的情形,如今卻連泊港都如此艱難,不免嘆息。 此時收到的氣象信息為:二十七日與二十八日的海情都是六或七級風,大浪,兩天天氣沒有差異。既然能排除的故障已經處理掉,巡防署還買了十桶機油及六條備用輪帶,在台灣內水拋錨的理由快不成立,保釣船的時間已越來越少,繼續停泊只是徒然耗給養,無其他意義,指揮組決定立即孤船出征。

1900舉行全船人員大會。指揮組宣布出海決定,所有人先後發言,並確認幾條原則:

一、保釣過程中不許可有任何過激行為,一切聽從指揮。柯華重點強調,保釣運動是民間抗議活動,任何人的傷亡都容易導致保釣運動受到意外的挫折與打擊,個人的沖動對整個事業將會造成嚴重的障礙,任何人必須以政治和大局為重,不能意氣用事。

二、所有人必須做好安全准備工作。二十一時出發的話,淩晨三四時就會進入日艦雷達搜索範圍,隨即會遭到跟蹤。因此所有人必須在睡覺時就備好救生衣。所有行李、物資全部重新整理,通道要通暢。

三、要盡一切可能返航。因沒有其他策應船只,一旦船只不能返航,讓日本人帶走,會造成其“有效治理”的口實。一切行動都要考慮到行動是孤船作戰,而且要盡量全身而退,以防對保釣運動造成負面影響。

船長向所有人講解各種救生要領及救生筏用法、落水時的自救等,重申如船只沈沒,所有人應接受人道救援,不要在海上自殺。 這一天是劉碧堅兄弟四十六歲的生日,船上煮了大桶面,並難得地供應了辣椒醬一瓶,所有兄弟為他祝壽。吃完飯,大家開始准備各種裝備,2100時分,迎著大風保釣船出發,大家高呼保釣口號。船上各種旗幟迎風飄揚,艙室打掃一新。

十月二十七日

0245時觀察海面,尚無軍艦影蹤。

0400,通訊工程負責人林灼光發現不明船只一條,不斷以探照燈照射我船。公海上如此舉動甚為無禮,然夜尚深,無法確認對方身份。

0500 航程距釣魚臺尚有四十海堙A窗外已有雪白燈光閃過,明顯是艦船跟蹤。全體起床,加緊時間洗漱並吃早飯。

0600 海上七級風,大浪,陰天無日出,略有霧。雷達上量程1.5海堣瘍膆雈|個小點,但目視只看到外面有兩條船,目標識別?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陳裕南、鄧立仁穿上潛水衣,全副裝備做潛水沖島准備。

距釣魚島27海堮氶A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數量開始增加,可以看到有五條軍艦若隱若現,且不斷變換航向。

距釣魚島24海堮氶A已可看到七條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雷達屏幕上小點太多,無法確定具體數目。日海盜船向我船打出橫幅與電子告示板,警告我船不得進入所謂日本領海。其廣播喊話直接以“保釣二號”相稱我船,顯示其對我船行蹤早有掌握。我方所有人員各就各位,鎮定樂觀。王國豪?用音響設備,播放保釣戰歌與國歌。

距釣魚島20海堙A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開始不斷增加,且有直升機二架、固定翼飛機一架在我船上空盤旋,固定翼飛機襟翼似有放下以增升力。我船左舷有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五條,右舷有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七條,距離最遠的是一條載有直升機的指揮船,在數海堣坏~,而最近的海盜船不到一百米,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日本海盜的面孔,均制服黑衣,面無表情或表情沈滯,似乎心中有憂傷不能決之事。各海盜船開始不斷變換隊形,交替接近並廣播或用電子版顯示信息。唯其廣播音質極差,海上大概只能聽出是呼叫我船為“保釣二號”,音量時大時小,似電路接觸有不良情形,而電子版字幕滾動又快,不知所雲,連拍攝都不容易抓鏡頭。日本海盜船開始交替從我船前方快速駛過,頗似近代艦炮對戰時搶佔“T”字橫頭的做法。

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在交錯航線的過程中並用高壓水龍對我船進行射擊,兼在船尾施放煙霧。我船繼續全速行駛,舷窗外挂的有機玻璃板被弄得濕透,能見度下降,船舷也有相當之積水,前日打掃過的甲板又被沖刷一遍,而煙霧對我船完全無用,因風太大,一放出來就吹散,徒然汙染環境而已。日海盜船不斷用廣播時斷時續地喊話,我船指揮主要是講廣東話,對他們的普通話甚是不能理解,只能半聽半猜。

距釣魚島還有十四海堮氶A已能看到釣魚島,此時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PS06號與其他幾條海盜船開始撞擊我船:先是用高壓水龍掃射我船甲板人員與舷窗,然後故意落在我船後面,突然航向與我船交錯並加速,在海浪中兩船都劇烈起伏,距離迅速靠近,隨後發生碰撞。日海盜船上的泡沫等物灑在我船船沿到處都是,並有船舷破損碎片留下,我船的欄杆與船體有相當破折,船上金屬扭曲之聲不絕。此時船舷另一側往往會有另一條海盜船對我船用水龍進行掃射,我船船員則大部集中於後甲板上(船舷兩側已不能立人)。我方船員堅持民間抗議的立場,無過激行動,僅對用水龍攻擊我船或撞擊我船的海盜以雞蛋表示不滿。日艦反復用水龍掃射後甲板,加上海浪不斷湧上,立足困難,所幸出發前早有准備,拉有數根繩索以利固定,船上人員此時便靠這些繩索在甲板上與日海盜船對峙。

船只距釣魚島十二海堮氶A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PL08號迅速駛近。這是一條指揮船,有兩個直升機升降場,長度並排水量都較其他海盜船大出許多。PL08開始反復在我方船前駛過、鳴笛,並從側翼威脅我船。PS06則在另一側或夾擊,或用水龍策應(此海盜船專業素質似較其他海盜船為差,卻懂得緊跟長官行動的道理,其船長平日堣@定長於搞人際關系),另有一條海盜船看不清舷號跟在後面,交錯撞擊我船。更遠一點的海面星羅旗布,盡是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

由于台灣友援被迫取消,保釣船失掉掩護,在當時形勢下已無可能放出小艇:只要小艇伸出船舷,便會被日艦撞毀。在此情況下?保釣船員只能用雞蛋與日海盜船抗衡。距釣魚島還有11海堮氶A保釣二號遭到兩側夾擊,被迫停車,船只轉向。日海盜船見我船航向有變,于是拉開一點距離,指揮來到後甲板,通知全體船員到前甲板。 在前甲板,柯華告知大家,機房內發動機冷卻水管被撞破裂,繼續下去很可能導致機房積水、輪機停車與進水失控,不適合再與海盜船對抗,先進行陳毓祥先生的紀念儀式。全體保釣隊員取出准備的白花,開始為十年前犧牲於釣魚臺海域的陳毓祥先生舉行悼念。悼念陳先生的儀式結束後,又?廣東保釣同仁孫偉威兄弟舉行紀念儀式,致悼詞並將遺物撒入海中。

注: 孫偉威兄弟是廣東熱心保釣的同仁,惜於去年病逝,臨終時囑咐要把遺物留在釣魚島海域。

儀式舉辦完畢,?人悲傷之情未消,羅就與曾健成等人利用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撞擊留下來的泡沫,制作了一個飄流浮標,上書打倒日本軍國主義幾個大字立於海面,雖經大浪而不倒。船只啟航駛離釣魚島,此時航速只有三點五節。輪機艙撞擊之中有漏水情形,故不得不停止對抗,所幸搶修之下漏水情形已被制止,輪機尚能工作。有鑒於前天機器故障時的情形,羅就、曾健成、柯華認?事關重大,由大家決定下一步行動,于是在甲板上召集所有人再度開會,投票表決是回去再戰還是返回香港(三位指揮講明情況但不參與投票),超過半數的人認為單船再戰已無意義(單船出擊,小艇不可能放出),一旦船只不能返航,讓日本人拖帶反而更加不利,於是按表決結果,船只返航。日海盜船仍跟在後面,但都拉開距離,不駛入雞蛋投擲範圍內。此時清點日海盜船,目視範圍內為十四艘。

是日1100,船只駛離中國釣魚島周圍水域,在大浪中回航。所有人都被水龍或海浪沖得全身海水,漸感身上鹽粒板結,攝影機亦進水故障。船舷發現日本海盜船與我船相撞時的油漆與鋁片若幹,日船上的泡沫落得我船到處都是,側舷欄杆變形或脫落,艙內汙水四溢,系高壓水龍之賜,不得不進行清理。輪機艙之漏水已得到控制,航行安全暫時不受影響。日本軍艦一直跟蹤到下午,一度有人提議回去再戰,考慮到沒有友船支援,萬一在七級風浪中停車將無退路,被否決。

下午電力中斷一次,迅速修好。1600機艙傳來陣陣糊味,懷疑電路起火,檢查証實系皮帶磨損氣味,雖不正常,但在台灣已得到足夠的備用皮帶供應,可繼續航行。下午浪仍甚高,所有人疲倦不堪。若幹人的攝影器材發現進水故障。

再次收集所有人相機照片,拷貝入保釣電腦存檔。

10月28日

0700,全體起床,0730早餐。風大,雖順風相送,仍顛簸不堪。

0800 定遠收集日本軍艦撞擊我船留下的碎片,報告指揮組並妥善保管。按指揮組要求,將所有照片備份整理,選出有代表性的圖片與文字通過衛星網絡傳輸回香港。整個圖片庫有3個多G容量,整理完已是當日2100(所有原始素材均保留完好),惜以衛星通訊信號接收困難,無法傳回香港,當日衛星電話亦不通。羅就與曾健成帶大家修補船上傷痕,並在船沿被毀欄杆處固定繩索以利安全。

1820晚飯,連日補給消耗,菜蔬日少,本日供應中出現有白菜、冬瓜,全部吃光。羅就帶領大家在後甲板討論保釣船歸港後的管理問題,考慮是否引入商業機制以養船。

10月29日

0020全船電力中斷一次,搶修後恢復。大家對故障漸已習慣,不再有任何訝異。

0730起床,天氣良好,順風相送。船長將所有給養悉數取出,包括最後一批白菜、冬瓜等存貨。

本日繼續衛星通訊測試,未通過,懷疑設備有問題。

全員對船只進行清潔勤務工作,清洗收拾救生衣、帆布等物資。下午曾健成、陳裕南?大家在後甲板擊船欄高歌《笑傲江湖》等曲,並煮大鍋茶水以振士氣。晚上大家煮糖水等物,保持體力。定遠將此行見聞結合筆錄航海數據輸入電腦整理,羅就、林灼光等人連夜逐字審核,以日記形式公開用于保釣宣傳,是?《定遠日記》。

手機有信號,大夥向家中報平安。

10月30日

船只回到香港,早晨先在天後廟進香,陳裕南不顧船只顛簸危險,在桅杆最高處加挂五星紅旗一面。香港入境處巡邏船給所有人簽發了相關文件,保釣船回碼頭,大家食用進香福物做早餐。0940靠尖沙咀碼頭,船員與岸上支援組的戰友會合碰面並開記者招待會,會後船只于1100靠宵箕灣碼頭,定遠將保釣手提電腦連同內部所有記錄、圖片資料交岸上支援組楊匡(所有數據後來均存于柴灣基地),原始筆錄航海記錄留于船上,日本海上保安廳官用海盜船所留碎片按指揮組意見?交鄧立仁作?法律證據。1200大家陸續散去,本次行動結束。